1. 首页 >
  2. 资讯首页 >
  3. 资讯详情
资讯详情

一个养老护理员的晚班: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

  2020-08-14 09:57 来源:中卫职业教育平台

她的晚班是紧接着白班上的,晚饭后,她要先安顿好她照顾的老人,她照顾有四人男老人,都是失能老人,每个人都有个性,特别Y爷爷寡言,性格孤僻,动不动还有点打人。


她给Y爷爷打来洗脸水,给他拧了毛巾让他洗脸,老人不知何故,一言不发就要拿拐杖打她,好在她躲闪及时,未被打中,她站在他打不着的地方,好言跟他说,再次试图走近他给他洗脸,老人把毛巾抢了丢地上,并再次去拿拐杖。她只得再次躲开。


然后先帮其他几位老人做好晚间的洗漱。待Y爷爷平缓了一些,她再好言好语,并拿了几颗糖给他,老人不再生气,接受了她的服务。Y爷爷有早睡的习惯,在给老人洗漱后,她便先安顿他睡下。其时,另一个卧床的老人也睡下了。



她所在的楼层有二十多个老人,其中有几个晚上睡眠特别不好,不能让他们睡得太早,她把他们安排在大厅和房间里看电视,趁着L爷爷和D爷爷聊天的时候,她赶紧去前栋巡查一下老人的情况,等她从前栋赶过来,P奶奶在铺被子准备睡觉,L爷爷在喊着“护理,护理,我要拉屎。”D爷爷一边帮着喊“护理,护理,L嗲要拉屎。”


一边自己把轮椅移到了房门口,喊着要睡觉。这几个老人如果睡得太早,晚上十一、二点就会起来,走的走,喊的喊 ,所以她想让他们尽量晚点睡。


她把L爷爷扶到便椅上的时候,D爷爷已经自己挪到床边躺下了,她把L爷爷在便椅上安顿好,又马上好说歹说把D爷爷从床上弄起来,让他过一会再说,D爷爷极不情愿,一边对她大声嚷嚷,一边和她讨价还价。



P奶奶不会骂人,但不让她睡她也会嘟囔几句,趁你不注意,老人又把被子铺开准备睡觉,她只得把被子藏起来,并带老人出来走一走说说话,分散老人暂时的瞌睡,顺便看一看其他房间老人的情况。


L爷爷说是要大便,坐一阵便桶也没拉什么,她把他扶回轮椅坐下,D爷爷一个人在大厅里自言自说一阵后,又大喊着要睡觉,看着快晚上八点了,她便来安顿D爷爷睡觉,给D爷爷扎尿袋子的时候,老人又不配合,非得按他自己的想法,令她头疼不已。正在这时,其他房间的呼叫铃响,他只得让D爷爷先睡下,又去处理呼叫器的事情。


处理好老人的按铃,又到了查房和给卧床老人翻身的时间,这个楼层有六、七个老人需要定时翻身,只有定时翻身,才能免老人身上起压疮,其他的老人还有要换纸尿裤的,有要接尿的,有要倒尿壶的,她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,从事养老护理员四五年了,她已经把每一个动作都做到了专业和娴熟。




L爷爷一个人坐在大厅里,没有人唱和,他便也不象平时那般说笑言语了,她看他有了些困意,便也安顿他去睡觉,P奶奶到处找被子,看到时间已是九点多,她便拿出被子铺好,服侍老人睡下,然后又看看其他老人的被子是否都盖好。


此刻,院里难得的安静,她得以坐下来休息,和子女家人聊聊属于他们自己的话题。


还没坐多久,便又是晚十点查房和给老人翻身、换尿片的时间,翻身的时候,有老人会醒来,他们长期卧床,晚上的睡眠有时候并不怎么好,她轻言一句“我来给您翻身了。”“我来帮您看看尿片要不要换了。”“您要不要喝水?”完毕后,关灯,悄悄离开。把尿片放到集中的地方。


护理员安抚半夜醒来的老人入睡


刚查完房,又有老人的呼叫声起,有尿湿了尿片要更换的,有尿袋子里弄湿了护理垫的,她再一次走进老人房间,认真细致地处理,让老人再一次安然入睡。

凌晨两点左右,有拐杖敲击地面的声音从Y奶奶房间出来,Y奶奶的生物钟经常是乱的,半夜三更出来溜哒是常事,拐杖敲击的声音和着楼上一阵阵的呼叫铃声,顿时让院子里的不再安静,老人还会走到其他老人房间,甚至去敲食堂的门,她得去安抚她,劝她回房间继续睡觉,Y奶奶还没睡,P奶奶也起来了,自己穿好衣服,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,L爷爷在那边的房间里发出梦呓般的喊声“婆婆,婆婆……”,喊声把D爷爷吵醒,他的牛脾气一上来,骂声盖过了所有的声音。


她得一个个去哄,哄完这个哄那个,往往哄不住的时候,她自己还得挨骂。能让他们继续安静的睡觉,她觉得挨老人骂几句也无妨


凌晨四点多,在再一次查房和给老人翻身、换尿片时,睡眠浅的老人已经醒了,床顶上的灯光,就如同他们生物钟中的曙光,闹着要起床,她得一遍遍苦口婆心地告诉他们天还没亮,还没到起床的时候。


有老人拉了大便在身上,此时,她其实也很困倦,她努力让自己进入状态,给老人擦去大便,换下纸尿裤,用温热的毛巾一遍遍抹洗便处,再换上干净的尿裤。老人舒服地再次入睡,她收拾着换下的东西。p奶奶又一次悄无声息地起床,悄无声息地在大厅里走动,她牵扶着老人回房,铺开被窝,把她哄到床上睡下。

不知不觉就五点多了,她最后一次查房,重复着翻身、换尿片、换护理垫、倒尿壶、盖被子等,睡眠浅的几位老人又闹着要起床了,“姨得了”“何得了”的声音一阵阵在院子里响起,前栋X奶奶的脚步声和着拐杖声一路踱到了大厅的佛台前,佛香袅袅中,楼上的呼叫铃也一阵阵响起,习惯早起的老人们已经不肯睡了,上白班的同事在六点左右进入了岗位,她开始为自己照顾的几个老人抹洗身体,给他们穿好衣服,把他们抱上轮椅坐好,系好安全带,给他们洗漱,整理好床铺,听他们唧唧喳喳,安顿好这一切后,早餐时间便到了,她扒拉着吃完早餐,拖着疲惫的身体,去宿舍休息,睡眠总在半梦半醒间,似乎熟睡,又似乎还在照顾着老人……

     

写到最后,想起一句话,所谓岁月静好,总离不开有无数的人在默默前行。


在养老院,又何尝不是?


护理员做着最脏最累甚至最被人看不起的事情,那些别人静好的夜晚,他们,通宵达旦在老人当中穿梭和忙碌,接屎倒尿,翻身换片,有写满笑意的谢谢,也有无端的责骂,有一阵阵响起的铃声,有突如其来的叫喊声,有老人之间的争吵声,有半夜三更起床转悠的身影……


他们的每一个晚上,都不是平静的,他们的每一个晚上,都是连轴转的。每个人经历的晚班都会不一样,上面所记录的只是护理员晚班中的沧海一粟,但当好每一个晚班,守护好每一位老人,却是每一个养老护理员同样的心愿。

一个养老护理员的晚班: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

来源: 中卫教育 时间:2020-08-14 09:57

她的晚班是紧接着白班上的,晚饭后,她要先安顿好她照顾的老人,她照顾有四人男老人,都是失能老人,每个人都有个性,特别Y爷爷寡言,性格孤僻,动不动还有点打人。


她给Y爷爷打来洗脸水,给他拧了毛巾让他洗脸,老人不知何故,一言不发就要拿拐杖打她,好在她躲闪及时,未被打中,她站在他打不着的地方,好言跟他说,再次试图走近他给他洗脸,老人把毛巾抢了丢地上,并再次去拿拐杖。她只得再次躲开。


然后先帮其他几位老人做好晚间的洗漱。待Y爷爷平缓了一些,她再好言好语,并拿了几颗糖给他,老人不再生气,接受了她的服务。Y爷爷有早睡的习惯,在给老人洗漱后,她便先安顿他睡下。其时,另一个卧床的老人也睡下了。



她所在的楼层有二十多个老人,其中有几个晚上睡眠特别不好,不能让他们睡得太早,她把他们安排在大厅和房间里看电视,趁着L爷爷和D爷爷聊天的时候,她赶紧去前栋巡查一下老人的情况,等她从前栋赶过来,P奶奶在铺被子准备睡觉,L爷爷在喊着“护理,护理,我要拉屎。”D爷爷一边帮着喊“护理,护理,L嗲要拉屎。”


一边自己把轮椅移到了房门口,喊着要睡觉。这几个老人如果睡得太早,晚上十一、二点就会起来,走的走,喊的喊 ,所以她想让他们尽量晚点睡。


她把L爷爷扶到便椅上的时候,D爷爷已经自己挪到床边躺下了,她把L爷爷在便椅上安顿好,又马上好说歹说把D爷爷从床上弄起来,让他过一会再说,D爷爷极不情愿,一边对她大声嚷嚷,一边和她讨价还价。



P奶奶不会骂人,但不让她睡她也会嘟囔几句,趁你不注意,老人又把被子铺开准备睡觉,她只得把被子藏起来,并带老人出来走一走说说话,分散老人暂时的瞌睡,顺便看一看其他房间老人的情况。


L爷爷说是要大便,坐一阵便桶也没拉什么,她把他扶回轮椅坐下,D爷爷一个人在大厅里自言自说一阵后,又大喊着要睡觉,看着快晚上八点了,她便来安顿D爷爷睡觉,给D爷爷扎尿袋子的时候,老人又不配合,非得按他自己的想法,令她头疼不已。正在这时,其他房间的呼叫铃响,他只得让D爷爷先睡下,又去处理呼叫器的事情。


处理好老人的按铃,又到了查房和给卧床老人翻身的时间,这个楼层有六、七个老人需要定时翻身,只有定时翻身,才能免老人身上起压疮,其他的老人还有要换纸尿裤的,有要接尿的,有要倒尿壶的,她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,从事养老护理员四五年了,她已经把每一个动作都做到了专业和娴熟。




L爷爷一个人坐在大厅里,没有人唱和,他便也不象平时那般说笑言语了,她看他有了些困意,便也安顿他去睡觉,P奶奶到处找被子,看到时间已是九点多,她便拿出被子铺好,服侍老人睡下,然后又看看其他老人的被子是否都盖好。


此刻,院里难得的安静,她得以坐下来休息,和子女家人聊聊属于他们自己的话题。


还没坐多久,便又是晚十点查房和给老人翻身、换尿片的时间,翻身的时候,有老人会醒来,他们长期卧床,晚上的睡眠有时候并不怎么好,她轻言一句“我来给您翻身了。”“我来帮您看看尿片要不要换了。”“您要不要喝水?”完毕后,关灯,悄悄离开。把尿片放到集中的地方。


护理员安抚半夜醒来的老人入睡


刚查完房,又有老人的呼叫声起,有尿湿了尿片要更换的,有尿袋子里弄湿了护理垫的,她再一次走进老人房间,认真细致地处理,让老人再一次安然入睡。

凌晨两点左右,有拐杖敲击地面的声音从Y奶奶房间出来,Y奶奶的生物钟经常是乱的,半夜三更出来溜哒是常事,拐杖敲击的声音和着楼上一阵阵的呼叫铃声,顿时让院子里的不再安静,老人还会走到其他老人房间,甚至去敲食堂的门,她得去安抚她,劝她回房间继续睡觉,Y奶奶还没睡,P奶奶也起来了,自己穿好衣服,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,L爷爷在那边的房间里发出梦呓般的喊声“婆婆,婆婆……”,喊声把D爷爷吵醒,他的牛脾气一上来,骂声盖过了所有的声音。


她得一个个去哄,哄完这个哄那个,往往哄不住的时候,她自己还得挨骂。能让他们继续安静的睡觉,她觉得挨老人骂几句也无妨


凌晨四点多,在再一次查房和给老人翻身、换尿片时,睡眠浅的老人已经醒了,床顶上的灯光,就如同他们生物钟中的曙光,闹着要起床,她得一遍遍苦口婆心地告诉他们天还没亮,还没到起床的时候。


有老人拉了大便在身上,此时,她其实也很困倦,她努力让自己进入状态,给老人擦去大便,换下纸尿裤,用温热的毛巾一遍遍抹洗便处,再换上干净的尿裤。老人舒服地再次入睡,她收拾着换下的东西。p奶奶又一次悄无声息地起床,悄无声息地在大厅里走动,她牵扶着老人回房,铺开被窝,把她哄到床上睡下。

不知不觉就五点多了,她最后一次查房,重复着翻身、换尿片、换护理垫、倒尿壶、盖被子等,睡眠浅的几位老人又闹着要起床了,“姨得了”“何得了”的声音一阵阵在院子里响起,前栋X奶奶的脚步声和着拐杖声一路踱到了大厅的佛台前,佛香袅袅中,楼上的呼叫铃也一阵阵响起,习惯早起的老人们已经不肯睡了,上白班的同事在六点左右进入了岗位,她开始为自己照顾的几个老人抹洗身体,给他们穿好衣服,把他们抱上轮椅坐好,系好安全带,给他们洗漱,整理好床铺,听他们唧唧喳喳,安顿好这一切后,早餐时间便到了,她扒拉着吃完早餐,拖着疲惫的身体,去宿舍休息,睡眠总在半梦半醒间,似乎熟睡,又似乎还在照顾着老人……

     

写到最后,想起一句话,所谓岁月静好,总离不开有无数的人在默默前行。


在养老院,又何尝不是?


护理员做着最脏最累甚至最被人看不起的事情,那些别人静好的夜晚,他们,通宵达旦在老人当中穿梭和忙碌,接屎倒尿,翻身换片,有写满笑意的谢谢,也有无端的责骂,有一阵阵响起的铃声,有突如其来的叫喊声,有老人之间的争吵声,有半夜三更起床转悠的身影……


他们的每一个晚上,都不是平静的,他们的每一个晚上,都是连轴转的。每个人经历的晚班都会不一样,上面所记录的只是护理员晚班中的沧海一粟,但当好每一个晚班,守护好每一位老人,却是每一个养老护理员同样的心愿。

  返回顶部
  扫描关注

扫一扫,关注我们

  在线咨询
  意见反馈